清湄

头堪堪沾着枕头的一角
被蹭乱的头发和即将脱落的发绳
完全不管不顾明天是否腰酸背痛
在厚重的被子下
缩成小小的一团

窗边浅色的窗帘
完全遮挡住了明早即将出现的阳光
木门将月色和微风拒之门外

无意识的摩挲着
身上突出的骨骼
将头上的发绳蹭掉
腰下压着的耳机也被拽出
床沿的眼镜咕噜咕噜落了地

手机连着身后的插座
在被角散出幽幽的光
白线缠绕在脖颈上
抑制了呼吸

回家过了一阵
翘掉了一天的课
终于有 我在家 这样的认知了
感觉又回到了初三的时候
桌子上总有一摞书
在桌子和床之间搬来搬去
唯一改变的
是因为长期不在家而被占用的空闲空间
越来越高的箱子
越来越小的逼仄空间
却感受到浓厚的家的气息
终于不再是躺在空旷的床上
在几欲凝固的空气中
把自己缩进 没有灯光的 黑暗的 温暖的被窝
强迫着自己
陷入幻境中